当前位置:首页 > 牧仙志章节目录 > 第三百七十章 众生百味

第三百七十章 众生百味


  
      护卫队长担心手下不知分寸,于是让副队长去内馆通报,而护卫队长自己留下来震住场面。以牛郎和道牧招摇的背景,就怕有几个不长眼的。
  
      见那护卫队长屈指放入口中,吹几个暗哨。没多时,两个队的护卫,二十二人,自圣医馆鱼贯而出。
  
      两队护卫到来,三个护卫队长交流几句,只说职责与任务是守护贵客,一队在前头,两对在侧翼。
  
      “诸位贵客,请随我来!”那护卫队长身体微躬,右手捧在胸部,左手做一请姿。
  
      道牧见圣医馆护卫竟然如此严明,着实被惊艳到心里,忍不住歪头,“阿牛,我们伏牛卫比圣医馆诸位弟兄,如何?”
  
      “德强老哥,你给咱家道少爷讲讲,我伏牛堂的伏牛卫多牛。”牛郎微仰着头,亦斜视道牧,哼哼唧唧,右手却戳几下身边的牛德强。
  
      “道少爷,我们伏牛卫的纪律一样严明。”牛德强也非大老粗,竟然知道谦虚,且不再人家面前真正做比较。
  
      “是吗?”道牧左手压刀,右手背负在后,袖袍下中指不停敲打着脊梁骨。
  
      他目光跳过牛郎,直视牛德强,嘴角微扬,似笑非笑,“那任务都已经完成,我让你会伏牛圣地,你却抗令不回?”
  
      “呃……”牛德强顿时语塞,面红耳赤,不好意思挠着后脑勺。
  
      “德强老哥,你这人太老实,蓝惠怎会看上你。”牛郎嬉嬉笑笑,直接戳破牛德强人尽皆知的秘密。
  
      闻得此言,牛德强欲哭无泪,整个人都怂起来,丧气不弱于周围求医的人。
  
      “难说……若非蓝惠向我求情,你老早就回伏牛圣地了哩。”道牧一边微笑着,一边转正头来。
  
      “真的吗?”道牧的话又让牛德强整个人,立马活起来,颓唐丧气一扫而空。
  
      “真真!”道牧斩钉截铁。
  
      此刻,道牧他们在护卫带领下,自人海中硬生生开辟一条大道,往正大门前行。众人指着道牧他们议论纷纷,先前的嘲笑和淡漠,变成艳羡和嫉妒。
  
      他们是谁?
  
      在人海中心和大门前求医的人,也就道听途说,一知半解。他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了解得更加详细,道牧他们就从愚蠢的骗子成了贵客。
  
      伏牛堂少东,牛郎?
  
      牧剑山弟子,道牧?
  
      众人猛然惊醒,这两人不就是街坊一直在传的两个神秘的榜单人物吗?
  
      牛郎道牧连初试都不去,依然得榜单前十名。后来,牛郎道牧淘汰试也没去,不仅没有被榜单除名,反倒更进一步。
  
      “他们是有多骄傲,连终试都没去!”人海中有人忿忿不平。
  
      “圣医馆这么大的架势护卫,他们应该有点料吧?”有人尝试说服他人,却发觉自己连自己都无法说服。
  
      “伏牛堂少东这个名头,就足以让牛郎免试入门。可是那牧剑山弟子,就很逗人乐呵了哩。”有人又是疑惑,又是酸楚,论身世背景,空场中任何一个都比道牧好太多。“他一个被织天府开除的废物脉承的一个弟子,他凭什么?”
  
      “你们眼瞎?”有人佯装一副淡漠,看不起道牧的样子,语气却满满的嫉妒。“这道牧明显抱得伏牛堂的大腿,怕是伏牛堂给牛郎请来的侍道者。”
  
      这些修仙者们冷嘲热讽是不少,倒也没以污言秽语辱骂。修仙者毕竟是修仙者,不似世俗的红尘世界。
  
      遂求医的人讲出这些话来,对道牧来讲,不痛不痒。牛郎自不必讲,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牛郎自得洋洋道是,“不招人妒忌是庸才。”且还拍了拍道牧肩膀,“被人妒忌是人才,被天妒忌是天才。哥啊,你定是个仙才。”
  
      道牧淡淡瞥牛郎一眼,牛郎是觉得他道牧一路道途太平坦,时不时要给道牧搞出些事情来,因此道牧连话都懒得讲,更别说热情搭理牛郎。
  
      “咦,谁放死屁,反胃恶臭熏肺腑,头昏眼花!”人群一阵骚动,皆闻一个难闻的恶臭袭来,且越来越浓,沁人肺腑,反胃要吐。
  
      侯家人?
  
      一些织仙城当地人眼尖,看见天梭会的徽章,一个个疑惑更深。
  
      “侯家人不是在办白事吗?”鼻子灵的人立马发觉臭味的源头,“恁地抬一具腐尸来此?”
  
      饶是房车关得严严实实,都还散发出如此浓烈熏人的气味,除却高度腐败的尸体,真没其他。
  
      “都言圣医馆的仙医,一个个医术超凡,能起死人肉白骨,可没人能够付得起代价和酬金。”一个天梭会子弟,小声跟同伴嘀咕,面色复杂。“前些时日,侯家还到处去借灵石,我家老爷子就给了不少,怕还是伏牛堂之因。”
  
      他花不少代价,也才能在外面,受圣医馆外馆医师医治。“难道侯家为了一个死人,把我天梭会给卖了?”
  
      侯家为那老夫人可谓是尽心尽力,其消息老早就传开。大部分人却没甚同情,将死之人,何必花费那么大的财力物力人力去救治。更何况那老夫人还是一个普通人,且还是一个牵牛星的普通女人。
  
      最可笑是她嫁了一个地仙境的强者,儿女也都是地仙强者,却还去给城隍庙和土地庙这类庙宇供奉香火,愚昧无知的女人,救她作甚?
  
      如今,连侯家都不能止住尸体腐烂,可见她本就是该死之人,死了很久。
  
      也不知侯家又为一个死去的女人,以什么代价换得伏牛堂的支持,来此敲开圣医馆的大门。
  
      讲得好听一点,这就重情重义。讲得难听一点,这就是难舍亲人,讲得粗鄙丑陋,这就是病态,魔怔,傻痴。
  
      房车过路,众人立马后退十数丈,留下一大片空地。
  
      侯家人一个个面色凝重又复杂,又是羞愧,又是骄傲,想来这是一生才能进入一次圣医馆的内馆。资深的护卫们,不知接待过多少贵人,早已见惯不惯。
  
      道牧见状忽叹一句,“怪我考虑不周哩。”见他蓦然回身,倒着走路。右手中指不可弯曲,食指与大拇指弹出一粒藤种。
  
      哒,一声敲打在房车门上,绿光绚烂,闪耀千丈。人们还没反应过来,娇嫩欲滴的藤蔓已经将房车裹成一个大藤茧。
  
      整个队伍因为道牧的动作,全都停驻下来。一个个看着道牧疑惑不解,不明其意。但见道牧右手挥袖,一阵清风自苍虚呼呼而来,将一切气味带走。
  
      “如此一来,味道不会再给我们招惹甚麻烦了吧?”道牧吐出一口浊气,转过身去,淡淡然然,“走吧。”
  
      当道牧转过身那一刻,吸收污秽死气的藤蔓愈发娇嫩,一个个花骨朵儿冒出。花儿还未战绽放,百合花一般的清新香气散发而出。
  
      方才那一股腐烂尸体和粪便混合的反胃臭味全无,百合花香沁人肺腑,周遭闻到香气的人,静心醒神。
  
      牛郎晓得道牧的用意,摇着头,啧着嘴,“祸事要来,防是防不住的!”
  
      “牛少爷这话就不对哩。”牛德强认真严肃模样,一本正经讲道,“道少爷这般作为,至少能够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牛德强仰首挺胸,猛拍胸部,“真来祸事,刀劈剑斩便是!”
  
      “德强老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道牧转过头看着牛德强,亦一本正经模样,“阿牛说这话准没甚好事在前头,将来祸事定是因他而起!”
  
      噫,牛德强愣一下神,回过神来,猛地从背后取下大剑,“对对对!道少爷讲得极是!”
  
      “阿道,明明是你每次都惹下滔天大祸,而不是我!”牛郎没有生气,反倒仰着骄傲的头,像是一头蛮牛似的眼神,“论闯祸招灾的能力,本少自愧不如你。”
  
      “阿牛,哥哥请你正视自己,你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比得过我。我没见过朱紫娆,但她与你结合,那真个是误终生。”道牧余光看着牛郎,淡若自然,“你除了背景不错,浑身上下没有半个优点。阿雪和阿颖都还年轻,遂眼拙,心单纯。我看来也就童伯羽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他们。”
  
      “放屁!”牛郎瞪眼跳脚,气得紧攥烟枪要夯人,“童伯羽连你都不如,也配和我比?”
  
      “你怎能和我比,织女星能比过我道牧的,还真没出生哩。”道牧左手压刀,右手背负在后,中指敲打着欢乐的节奏,“你带阿雪和阿颖回伏牛圣地,我这做哥哥的没甚意见。可我那两个妹妹都不是什么胭脂俗粉,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别对我家两个妹妹动邪念。”
  
      嘁,牛郎怒极反笑,哼哼唧唧,却不言语。他习惯性拿起烟枪,就往嘴巴里叼,正要吸上一口,解解闷气。蓦然想起,烟气可能对侯夫人有影响,遂又拿下烟枪。
  
      “我那么优秀,你这劣质烟气算甚?”道牧淡漠睨视牛郎,且还做一请姿,“你大可放心的抽,昏天雾地的都没关系,可别把自己憋出病来。”
  
      “……”牛郎那个气呀。
  
      牛郎忽然怀念候大壮在身边的日子,一直以来都是牛郎欺负候大壮。再想想自己回伏牛圣地,真是个明智的选择。

Ps:书友们,我是匀音早西,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