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安好:云破月来花公子章节目录 > 第五章结伴相行 一

第五章结伴相行 一


  柴火“叭叭”作响,沈明月小心翼翼地又添上几根枯木,怕添得猛了不小心又灭掉。
  阿芜若抓了两只山鸡回来,来到火堆旁,打算就地解决掉。她拿着鸡左右比划了下,最后决定在鸡脖子上下手,她狠狠揪下一撮毛,山鸡吃痛“咯咯咯”全身乱动惨叫起来。阿芜若大概未料到山鸡反抗会如此激烈,竟也吓了一跳。
  她瞅瞅它,又拨下一撮毛,“咯……!”山鸡不干了,挣扎地越发强烈,阿芜若一下没抓稳,竟让它挣脱掉了,那只山鸡拼命扑拍着翅膀要逃离这里,阿芜若快手一下按住它,一时间鸡毛灰尘枯叶乱飞,山鸡惨叫声不绝。
  沈明月心惊胆战地远远蹲着,目瞪口呆地斜看着旁边的“激战”,她心下悲催地想着:为何不一刀给它个痛快??还有,自己怎么落到这副田地了?
  回想起一个时辰前自已还在跟她问路,直接如她,她说自己被她追得也忘了方向,两人带着马又转了转,还末寻着出口,当时天色已暗,两人决定不如先将就一晚,明天再辨认方向,于是,就有了眼前这番光景。
  在沈明月神游太虚之际,一个热呼呼肉香四溢的烧山鸡伸到她眼前。
  咦?那么快弄好啦!她愣愣地接过山鸡,看向阿芜若。
  阿芜若咬了一口嚼了嚼,嗯,她觉得味道不好不坏。
  见她吃起山鸡肉,沈明月咽了咽口水再也忍不住了,狠狠咬下一块肉来,未几,她“呕”一声弯下腰“呸呸呸”将肉吐了出来,那肉未添任何佐料,闻着香,刚嚼时微带着甜,待嚼了几口后一股浓重的肉腥味在口腔中漫延开来,令人作呕不已。就着火光看那山鸡肉,只见那被咬开的地方发着白还流出血水!!而那鸡头虽然还挂着几根山鸡毛,那山鸡正睁着死不暝目的鸡眼瞪着她!
  “呕……!”她一把丢掉山鸡肉,又呕起来。难怪阿芜若如此兵贵神速,前一刻明明还在拨毛,下一刻已烤好了,这肉分明还是生肉啊。
  沈明月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这个冰美人原来是吃生肉的啊?好重口味!
  “阿若女侠,生肉是不能吃的,不然人是会生病的。”她想了想,告诉她道。
  阿芜若也不解她怎么把肉丢了:“烤得很难下咽么?”
  “嗯!”她重重点点头,女侠,根本无法下咽好么……
  她拿起布袋,取出青蕉,扒了皮串在小树枝上用火烤熟后又拿出一块烧饼包住它,吹去些许热气,咬一口,嗯……
  烤好的青蕉软糯香甜,包在烧饼里吃别有一番风味,比吃生肉好吃多了。
  “好吃么?”阿芜若见她吃得香,不禁问道,她从未见过这般吃法。
  “好吃!我烤份给你。”沈明月大方与她分享食物。
  她动作麻利地将烤好的青蕉放在烧饼里递给她,又将地胆紫分了,又再烤了两份青蕉烧饼。
  果然还是这夹着熟青蕉的烧饼好吃,阿芜若点点头,也弃了生鸡肉。
  天上的繁星在一闪一闪地眨着眼睛,月儿也悠哉悠哉地躺在云朵中露出大半个圆滚滚的身躯,林中寂静,只余柴火偶尔裂开时的“啪叭”声,和两人一马的进食声。
  沈明月吃着果子,瞧着阿芜若那身玄衣,不知怎的,总能想起那晚在花船上轻盈跳跃的窈窕身影。
  她像不经意似的问她道:“阿若女侠可曾去过青运湖?那青运湖啊到了晚上简直就是天上人间,声竹丝乐,轻歌漫舞,美人娇艳,公子风流,当真令人流连忘返。”
  “路过一回。”阿芜若淡淡道:“不觉得多美。”
  “咳咳,”她尴尬地摸摸鼻子,不小心蹭上了些许果汁,她连忙取出小手帕擦了擦,道:“嗯……我还瞧见了一人,那人跟女侠你有些相似,不过,隔了好些船,看不大真切……。”
  阿芜若侧过脸来微眯着眸子看着她,点点头道:“不错,是我。”
  啊?!这人承认得也太过于爽快了吧?不怀疑一下她是不是官府的人么?
  “不知女侠上花船为那般?”
  “银子用完了,瞧那湖上甚是热闹,便顺手去摸摸,谁知一个铜板子儿都没有,只好顺了些水果和点心。”阿芜若风清云淡道。
  原来是这个原因。
  “女侠若没盘缠,可去赋事楼领份工事呀?”
  “你觉得我能领哪样工事做?”阿芜若挑挑眉凉凉地问道。
  沈明月语噎,心道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倘若当时真领了工事,以她的脾性恐怕得是东家在侍候她吧?厨艺这般惨不忍睹难怪要去偷了。不过,连吃的都要轮落到要去偷的地步,会不会有点……丢人啊?
  她看了眼浑身散发着高冷气息又貌似功夫很好的阿芜若,暗叹一口气,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也。
  欢悦的鸟儿声彼起彼落,清晨的雾气带着草木独有的清香,脸上痒痒的,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上面一点一点谨慎下足而行……
  沈明月睡梦中莫名打了个冷颤,她微微睁开眼,一对圆鼓鼓的金色眼球在瞪着她……
  “啊……!!”她一骨碌爬起来,惊恐地叫着,一时间,满林的鸟儿被惊吓飞。连原本做着马梦的墨光也被她吓醒,它朝她不满地喷着粗气。
  一只纤纤玉手探入草丛,只见一只通体蓝色有小拇指般长的小家伙趴在她手指头上。阿芜若斜视了沈明月一眼:“你吓着小蛮了。”
  “小蛮?你的宠物?”沈明月拍拍胸口,走近了打量那个蓝色的小家伙,小蛮斜侧着小脑袋也在看着她这个胆小的人类。
  咦?沈明月瞧着有趣,伸出根手指想摸摸它,小蛮却一溜烟顺着手臂跑了。
  咦?不见了?!明明见它在手臂上啊,不过眨眼的功夫竟像凭空消失一般,太太……
  “小蛮在这。”阿芜若执起她手轻融左肩。
  手指下传来些许温度,好像还有个小球动了动。
  “这,这到底是什么?”哗!太神奇了!竟能和衣服颜色隐在一起!美人养的小宠物果然不一般啊。
  “小蛮会变色,它跟什么颜色在一起就会变成什么颜色。”
  原来是条会变色的小虫啊,长得倒有点像壁虎。
  “不是虫,是渐色龙,小蛮说你在说它坏话。”阿芜若淡淡道。
  沈明月习惯性地摸摸鼻子,嘿嘿干笑两声。

Ps:书友们,我是律上卿,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