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川家的野望章节目录 >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戏精VS影帝!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戏精VS影帝!

    听完浅井贤政的话,朝仓宗景的眼底顿时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喜意,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初。
  
      “备前守殿莫非是想要弃本家而去吗?”
  
      看着朝仓宗景真挚的眼神,浅井贤政也一脸苦涩的说道“在下也实不愿就这样灰溜溜的返回小谷城,奈何形势所迫啊!”
  
      “此前联合军讨伐三好家,声势浩大,胜券在握。但是如今战局糜烂,后方又有今川家强势介入,本家不过是近江一介豪族,面对这样的形势,也只能认命了!”浅井贤政露出一脸不甘的神色。
  
      朝仓宗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可若是备前守殿返回小谷城,那观音寺城又当如何处理?”
  
      “今川家上洛,观音寺城乃其必经之路,除非是想要与今川家为敌,否则在下可没有那个胆子再留在此地了!观音寺城如何处置,就全在朝仓殿手中了!”
  
      “唔,本家尚有敢战之势千余人,且越前的援军也正在朝此地开赴!别看他骏河今川家名满天下,但我越前朝仓又岂是浪得虚名之辈?”
  
      “备前守殿若要离去大可自便,我朝仓家自会在此守卫观音寺城!”朝仓宗景一脸决然的说道,一股浩然正气从朝仓宗景的身上散发出来,让浅井贤政几乎认定朝仓宗景是讨伐军一方的铁杆支持者。
  
      “咳咳!”这时,坐在浅井贤政身侧的阿闭贞征突然出声道“朝仓殿,观音寺城毕竟乃是本家与贵方一同攻取的,本家也是出了力的。按理说观音寺城理应有本家的一半,只是如今本家不愿与今川家为敌,所以才放弃观音寺城。”
  
      “所以在下认为,朝仓家是否应对本家做出相应的补偿?毕竟本家的足轻也是在观音寺城外流过血的?”阿闭贞征紧紧的盯着朝仓宗景。
  
      阿闭贞征说完,朝仓宗景一下子默然不语了。
  
      “主公,浅井家与本家世代交好。且此次夺取观音寺城和迎战三好家之时也多有仰仗浅井家,既然浅井家愿意放弃观音寺城,那么对浅井家做出补偿也是合情合理之事!”朝仓景连这时候在一旁出声了,“只是不知道如今观音寺城内有什么东西,是备前守殿能看得上眼的呢?”
  
      浅井贤政低着头想了想,然后开口道“本家粮食军械紧缺,不知朝仓殿可否让渡一批给本家?不需太多,粮食1000石,足轻具足100套即可!若如此,在下感激不尽!”
  
      一听到浅井贤政想要粮食军械,朝仓宗景一下子肉痛了。正当朝仓宗景一脸为难之际,朝仓景连悄悄的靠在朝仓宗景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主公,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解决掉浅井家的掣肘。如今浅井家既然如此识趣主动放弃观音寺城,未免夜长梦多,本家最好速速将其打发了才是啊!”
  
      “唔......如此也好!”朝仓宗景最终还是点头了,“既然如此,贵方的提议本家答应了!”
  
      听到这里,阿闭贞征的眼神一缩,而一旁的浅井贤政也不禁握了握拳头。
  
      ......
  
      “主公,依在下之见,朝仓家应当是另有所图了!”回到居馆内,阿闭贞征迫不及待的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浅井贤政也点了点头,“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淡路守所言甚合吾意!”
  
      唯有一旁的矶野员昌等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主公和淡路守为何如此笃定?”
  
      “很简单!观音寺城可以说是从尾张到山城国一线唯一能够阻挡今川家上洛的据点,对讨伐军一方来说无疑至关重要!但是朝仓家兵势不过千余,纵有援军赶到想来也不会超过三千人!”
  
      “而今川家数万大军来袭,朝仓家想要守住观音寺城无疑是痴人说梦!所以这时候朝仓家必须和本家一起联手,或许胜算还会大一些!但是今日主公提出要返回小谷城,朝仓家连像样的挽留都没有!”
  
      “退一步讲,即便朝仓家能够以数千兵势挡住今川家的进攻!但是各位,笼城最需的物资除了水源便是粮食了!观音寺城内的粮食本就不多,而今日朝仓家又许诺分给本家一千石,岂不是很奇怪?”
  
      此前在东线战场,联合军一方的粮食都是由六角家供应的,所以说六角家领内的粮食几乎被抽调一空。再后来六角义贤等人大败,粮食便几乎都没了。
  
      而三好长逸等人攻略近江,又将六角家领内的粮食搜刮了一遍,以至于等朝仓宗景和浅井贤政等人入主观音寺城之时,发现城内的粮食已经不足2000石!
  
      在粮食匮乏的情况下,朝仓家什么都可以不看重,但是唯独粮食是绝不容失的,否则朝仓家拿什么来笼城?但是现在朝仓家表现出对粮食毫不关心的样子,岂不是说朝仓家根本就没有打算在观音寺城笼城!
  
      亦或者说,朝仓家已经有了其他的打算?
  
      反正不管怎么说,现在是时候让浅井贤政做一个决断了!
  
      “观音寺城内尚有朝仓家千余兵势,若是要彻底消灭的话,恐怕不易。”浅井贤政低着头缓缓说道“诸位可有什么完万全之策?”
  
      “自从朝仓宗滴死后,敦贺郡司家在朝仓家中的地位便颇受动摇,这一点从朝仓景连等人得势便可以看出。朝仓宗景宠信朝仓景连等人,想来朝仓景纪心中必然不满,或许我们可以从这里入手?”说话的是海北纲亲。
  
      “善右卫门殿所言与在下不谋而合。”阿闭贞征这时候也笑着说道“不过在下倒是认为,本家应当拉拢的人不是朝仓景纪,而是朝仓景隆!”
  
      说着,阿闭贞征露出了一脸自信的笑容“敦贺郡司家再不济,也有朝仓宗滴的余威尚在!唯独朝仓景隆,本来朝仓宗滴死后,朝仓家军奉行一职应当是朝仓景隆担任。但是现在却变成了朝仓景连,安居朝仓家内部怨气腾腾!”
  
      “本家只需稍加挑拨,朝仓景隆必然拨乱反正!且又有讨伐军大义在此,只要让朝仓景隆知道朝仓宗景等人的意图,想来让其协助本家应该不是难事!”
  
      浅井贤政当即抚掌而笑道“不愧是淡路守殿,近江谋圣之名实至名归!那么调略朝仓景隆的任务就交给淡路守了!”
  
      “哈~哈!”

Ps:书友们,我是吉良上总介,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